笔下文学 www.bxwx.com| 回到首页| 今日排行| 完结版|
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魔法 >遗失的云图 > 遗失的云图

第九十三章 夜深闻犬吠

    咕咕在大西山从没见过这种百灵,较它的同类,这种百灵似乎头更扁、喙更尖,因此可以断定它发声的气管较其他种的百灵更窄、更细长,所以,怪不得因喉部的优势使它的发音如此清脆、高亢,叫声如此婉转而悠扬。

    咕咕这么观察琢磨着,也越发地喜欢上了这种罕见的小百灵鸟。

    此时,这只百灵鸟站在黑玉头顶上,小脑袋灵巧地东望望、西瞧瞧,一点儿也不认生,在确定这里很安全之后,百灵鸟伸长脖子,冲树上发出信号。

    很快,另一只雌鸟飞来。这是一只雌鸟,它的胸前的那两条黑斑条纹可没有雄百灵鸟那么明显,雌鸟也没有雄鸟机灵,不识时务地直落在了咕咕的坐骑——当康的头顶上。

    当康可不像黑玉那般乖乖不动着很给面子。小雌鸟的爪子一落在当康的头顶,当康立时间一个猛甩,百灵鸟万没料到这么不受欢迎,它旋即扑扇起翅膀勉强起飞,打了一个窜窜,吓得屁滚尿流地逃窜了。

    咕咕赶紧发出百灵鸟的叫声,以安抚住那只停在黑玉头顶的百灵鸟雄鸟,大声呵斥“不给面子”的当康“你给我老实点儿!”,然后,轻轻地鸟声鸟气地呼唤雌鸟回来。

    “唧——唧唧——唧唧——”

    “唧——唧唧——唧唧——”

    “唧——唧唧——唧唧——唧——”

    不是一雌一雄,两只百灵鸟吗?怎么,林子里竟然传出的是“三只”百灵鸟不绝于缕的叫声呢?

    在一旁啃食着烤麂子腿的白幽竟然停了下来,竖起毛茸茸的耳朵,一动不动。鸟儿呼啦啦来了一片,啄食着白幽弃下的麂子腿。

    少一看见到了,忍不住笑道:“你还真不是只顾自己吃的白眼狼。”

    咕咕沉醉在当上百灵的感觉里,这半天了,只叽叽喳喳和鸟对话,完全不理人啦。少一心想,咕咕你才是白眼狼。

    咕咕似乎看出了少一那被冷落后酸酸的心情,于是,上去安抚着说:“少一,百灵鸟刚才说:翻过这道梁,那一侧也有这模样的烟子。我想,那边多半是山中的猎户正在煮饭,不如,咱们趁天黑前去看看,要是真有猎户,就投宿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哎呦——”咕咕上马时不慎踩到了一根湿木棒子,脚一下子给崴了,她咬着牙上了马。

    “咋了,咕咕?”

    咕咕装作没事人似地摇了摇头,她用脚一夹,催促着当康赶紧加力,那当康一个响鼻,乐颠颠地上路,完全没留下一点当初神兽的范儿。

    少一看在眼里疼在心里,脱口而出:“当康,你真是个呆子。”

    走在路上一眼望过去尽是黑压压的树丛似乎永远走不出去的样子。

    四下倒是安静,除了马蹄扒拉着草丛的细微声,再寻不见其他声响来。白幽很习惯这样的环境,一溜烟蹿进树丛中不见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旺旺旺旺——”

    不远处几声刺耳的狗叫声划破了夜色里静谧的山野,浓浓的蛇羹香气随风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有些时日没听到过狗子的叫声啦,少一闻之欣喜,再一嗅到阵阵蛇羹的扑鼻香气,竟忍不住赞了一句:“小百灵鸟还挺靠谱哈!看来今晚有美味享用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定是白幽惹的,驾——”咕咕催促当康加快步子,赶紧跟上。

    四条英勇的猎狗见到比自己大上好几倍的冰原狼毫不示弱,仍在不住地扑咬。老猎人此时也拿着弓箭出了他的茅屋。白幽不识时务,依然昂首站在那里,以为自己依旧是霸主。

    “白幽快回来!”

    咕咕喊回冰原狼,远远地,她向老猎人招呼道:“老爷爷,我二人去云中,天色已晚,不知可否借宿一宿?多有打扰!”

    借着茅屋内漏出来的炉火光,老猎人见说话的不过是个十岁出头的女娃子,她的身后那个骑黑马的娃子看起来则更小……

    这冰原狼虽说当属老猎人所见过的体型最大的狼,但是,他老猎人打了一辈子野物,比它更凶猛的野兽也都见识过。老头放下手中的弓箭,脸上上挂在微笑热情地连连点头,对自家的猎狗喊话道:“二子、四子、五子、六子!安生些,滚回你们的狗窝去……”

    猎狗们一个个夹着尾巴,闷着头一声不响地钻进个石块垒的低矮狗窝里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走到这儿来啦?这里可偏离官道。”老猎人已经四五年没见过陌生人了,对少一和咕咕很是热情。

    “我们第一次去云中,山里路不好走,走差了。”咕咕忙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山里有大虫出没,晚上还是小心些为好……”

    咕咕在想,兴许这也是老猎户肯留宿他们一宿的重要原因之一吧。

    她先下了马,把缰绳递给少一。自己一瘸一拐地跟着老人进了茅屋,茅屋里空间很大,但屋内的陈设却极其简单:一个土炕,土炕上一张大虎皮倒是凶神恶煞的;两个硕大的树根做的凳子摆在火炉两旁;一个大陶罐正悬挂在火炉之上,陶罐里炖的蛇羹正“咕咚——咕咚——”独自冒着泡,浓郁的香气快要把整个茅屋给撑破了。

    这老猎户看着像个粗人,胡子拉碴的,五官方正,想不到煮蛇羹倒是真有一手。这里再次应验了那句俗话“人不可貌相”。

    老猎户一边把弓箭挂在墙上麂子角做的钩子上,一边招呼咕咕上坐。

    刚坐下来,咕咕就被墙上的一幅画给吸引住了,她起身问:“老爷爷,这岩壁上挂的画像是?!”

    咕咕跛着足,一瘸一拐地走到岩壁跟前仔细端详了半天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我大周人吧?!这是摸神医的画像,在大周,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。

    “早些年,他来山里采药,老汉我还给他引过路,摸神医在我这儿住过一晚。要说,摸神医还教给我一些跌打损伤、防冻防疮的绝密法子呢!

    “据说,大周早有旨意发布,官家不允许家家户户再供奉摸神医的画像,多亏老汉我这儿山高皇帝远,官家管不着……”老猎户说起自己与摸鱼子相识的事儿,情不自禁地流露出满满的自豪。

    让咕咕意想不到的,是能在这荒山野岭遇到认识摸鱼子的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少一拴好马、喂上草料进得屋来,老猎户已在给咕咕的脚敷药,他这才明白,此前那“哎哟”一声是咕咕伤的不轻。

    老猎户笑着对咕咕说:“这是三七加陆英叶一起捣碎、制成的药膏,就是当年摸神医教给我的,很管用。保准你明早起来,脚就不疼了。姑娘,今夜你去里间休息,我和娃子在堂里凑合一宿,明早起来,你再敷一剂,到上路时肯定已经不疼啦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,二人推辞了老猎户的一再挽留,太阳一杆高时即再次踏上东去的路。

    临走时,白幽像是有点舍不得猎狗们,一步一回头的。

手机用户请访问 m.bxwx.com 方便阅读最新章节!